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秦帝子婴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朕为始皇帝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朕为始皇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贲归来后的第一次朝会意义非凡,经过数百年的分崩离析,七国终于再次归一,而这一次这个犁平天下的大国称为秦国。
  
      这也可以说是,天下重新一统后的第一次朝会,秦王有令凡是居于咸阳四百石以上的官员必须参加。
  
      鼻子灵敏的朝臣们也都已经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天下如今一统,秦国四海独尊,也是该做些改变了。
  
      第二日的朝会,就连子婴这等寻常不参加的“闲散人士”也全部前来参加,能够容纳两三百人的咸阳宫中,此刻甚至有些拥挤的感觉。
  
      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秦王赵政才在赵高的陪同下施施然而来。
  
      方一坐定,直直的看了一眼满朝的文武,和宫外的大好河山,平静地说吐出一个字来。
  
      “念!”
  
      赵政说完,早就立在一旁的赵高恭恭敬敬的取处一卷竹简,前进两步打开念道:
  
      “异日韩王纳地效玺,请为藩臣,已而倍约,与赵、魏合从畔秦,故兴兵诛之,虏其王。寡人以为善,庶几息兵革。
  
      赵王使其相李牧来约盟,故归其质子。已而倍盟,反我太原,故兴兵诛之,得其王。
  
      赵公子嘉乃自立为代王,故举兵击灭之。魏王始约服入秦,已而与韩、赵谋袭秦,秦兵吏诛,遂破之。
  
      荆王献青陽以西,已而畔约,击我南郡,故发兵诛,得其王,遂定其荆地。
  
      燕王昏乱,其太子丹乃陰令荆轲为贼,兵吏诛,灭其国。
  
      齐王用后胜计,绝秦使,欲为乱,兵吏诛,虏其王,平齐地。
  
      寡人以眇眇之身,兴兵诛暴乱,赖宗庙之灵,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今名号不更,无以称成功,传后世。其议帝号。”
  
      说完便将竹简一闭,后退了回来。
  
      殿内众臣,听完这段王命,也大体上都明白了什么意思,原来是秦王觉得王的称谓已经配不上自己了,希望臣下进献新的名号。
  
      王号之上,并不是没有更加尊贵的称号。秦昭王时期,秦国与齐国为东西两大强国,而当时的主要诸侯国都已经称王,两国国力明显强于其余五国,于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地位,当时秦昭王和齐闵王曾一同称帝,号称东西二帝。
  
      而如今的秦国比之当年的齐秦两国,更是强大了不知凡几,哪怕是数百年前周天子所统治区域最为强盛之时也远远不及。
  
      王的称号确实有些不够了。
  
      而继续称帝也看似不妥,毕竟昭王时期已经用过了,而如今秦国的土地比之昭王时期更是胜过太多。
  
      一时间整个朝堂立马变得熙熙攘攘了起来,几乎所有的朝臣都交头接耳的开始商议上何尊号方为合适。
  
      朝堂上的喧闹,赵政并未搭理,而是静静的看着一众臣子会给自己上什么尊号。
  
      “老臣以为王上功劳古之未有,王之称号难以相堪,臣以为王上当号以‘王中王’方为恰当。”
  
      “方大人此言差矣,王中王亦是王,何以凸显君王之名,臣以为当以‘王上王’为好。”
  
      “古书有云:功德全尽谓之圣。如今王上一统四海,功压宇内,臣斗胆为王上献圣人之号”
  
      …………
  
      一时间朝堂上各种意见此起彼伏,不一会边上了十余个称号,然而看赵政的样子,却没有一丁点的波动,看来是所有的称号都不随上心。
  
      立在最前面仍然没有提出自己的意见的除了子婴便是丞相王绾、御史大夫冯劫、和廷尉李斯等人了。
  
      赵政看除子婴的三人也一直在窃窃私语,便盯着王绾说道:“你们什么一意思?”
  
      见问到了自己,王绾只得冲着李斯、冯劫二人点了点头后拱手行礼说道:“昔者五帝地方千里,其外侯服夷服,诸侯或朝或否,天子不能制。
  
      今陛下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臣等谨议曰:
  
      ‘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泰皇’。命为‘制’,令为‘诏’,天子自称曰‘朕’。”
  
      泰皇即人皇伏羲,为福佑社稷之正神,从出土的楚帛书中可以看出在先秦时期伏羲女娲为创世神一般的存在,乃是最早诞生的神灵,地位极为尊崇。
  
      王绾等人将泰皇之名献与秦王,却是以人称神,几人明显的也是有些惶恐。
  
      然而没曾想高高在上的秦王却依然未予置评,明显的不太满意,不知是认为高了还是低了。
  
      “泰皇为主掌江山社稷之神,凡人那可称神,若激怒之江山危矣,臣以为王上当因昭王旧事,称帝为上。”果不其然,王绾的话刚说完,便有朝臣跳出来反驳。
  
      子婴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官员,估计是第一次参加朝会,脸上还洋溢着一些兴奋之情。
  
      若不是秦王特许,一些四五百石的小官平日里是没有资格参加朝会的。
  
      估计他还在想着升官发财的美梦,然而子婴却在心里为他默哀起来,天下刚刚一统便说出“天下危矣”的话语,而且一出口便是得罪了丞相、御史大夫、廷尉等几个实权官员,哪怕秦王懒得理会,估计也没得好。
  
      见自己的提议,也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反映,这人也只能悻悻然的退了回去。
  
      王绾等人都提了,然而赵政依然没有赞同,这会朝堂上与方才突然形成了两个极端的对比,一时间变得安静起来。
  
      看来自己若不出手,估计得向历史上一样,由秦王亲自提出皇帝的概念。
  
      通过历史上的记载,和这会秦王的表情,子婴清楚赵政定然已经对自己的尊号有了打算,如今不过是想借群臣之嘴进献出来罢了。
  
      这一屋子人理解能力倒是不弱,可是所有人想的尊号和赵政的理想目标都有一定的差距。
  
      要知道这个群臣进献的和自己下令的可是两码事,臣下敬献的说明臣子们已经认可了功绩可以相配,自己下令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见赵政的脸色有些难看,子婴明白自己若是不说话,秦王恐怕就要自己公布了,不管是从维护秦王的威名,还是增加自己在秦王心中的地位,这会都应该站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